212 临安之死 - 庶女有毒

212 临安之死

李未央这样一说,临安公主勃然大怒道:“郭嘉!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当众挨打不成?” 众人一听都是愣住了,在越西一朝还从未有一个皇亲国戚挨过板子,而且临安公主还是个女子,怎么想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去外衣,受这五十大板。 太子闻言不禁面上掠过一丝阴冷,他看了一眼郭嘉,微笑道:“郭小姐,这件事情是临安的不是,不过你可否看在我的面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元烈冷笑一声道:“太子殿下,刚刚林大人可是对郭公子下了狠手,若非我阻止这板子落在他身上,恐怕现在连性命都没有了,人人都说越西的吏法严苛,临安公主犯的可是污蔑忠良的罪过,太子殿下不说将她当众拿下,连这五十板子都舍不得打吗?” 太子面上掠过一丝难堪,口中却淡淡地道:“临安毕竟是女子,这五十板子下去恐怕连命都没了,旭王殿下你未免也太严苛了些。” 众人闻言便纷纷附和道:“是啊,公主殿下身娇肉贵,怎么能挨这五十板子呢?”“没错没错,旭王殿下,你就饶了临安公主吧!”“对,她也是年少不知事,就饶了她吧。” 这些话听在李未央的耳中,不禁冷冷地一笑,她太了解这些见风转舵的人了,无非是畏惧裴家和裴皇后的权势,想要在雍文太子面前表功而已。她目光变得异常冷漠,道:“太子殿下,刚刚明明是临安公主自己所说,若是我能够证明四哥是被冤枉的,她就情愿挨这五十板子,难道堂堂一国的公主也可以出尔反尔,毫无愧疚吗?” 李未央这样一说,雍文太子的面色就更加的难看了。 齐国公淡淡地道:“太子殿下,我刚刚就已经说过,若此事的确是郭敦所为,我绝不会轻饶了他,但若证明他是被冤枉的,那么我郭家也不会坐以待毙。临安公主既然亲口承诺,就该兑现才是,否则便是羞辱了皇室的尊严!” 雍文太子左思右想,都觉得这件事不容易解决,他瞪了一眼临安公主,心道若不是你搞出这么多事来,我何至于这么为难?不管是雍文太子,还是裴皇后,都不愿意现在就对郭家动手,毕竟郭家的手中掌握着兵权,若是郭家出了什么事情,只怕他们在外的两个儿子会第212章向皇上说明一切。” 太子殿下面色一寒,但他并没有当众露出不悦的神情,他淡淡地一笑道:“我能够体会国公的心情,这样吧,改日我带着临安亲自上门去请罪。” 齐国公冷笑一声,不置可否,转身对自己的儿女道:“咱们回去吧。”说着往外走,走到门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道:“林大人。” 林山闻言,出列道:“不知齐国公有何见教吗?” 齐国公目光落在了清平侯身上,语气十分的冰冷:“既然今日行刑的护卫是清平侯府的,那这抹了毒药的板子,自然和清平侯脱不了干系,他意图谋杀我的儿子,这件事情林大人不会否认吧。” 林山抹掉了额头上的汗水,他下意识地看了雍文太子一眼,看到对方暗地里向他点了点头,他立刻说道:“是,清平侯夫人和国公府积怨已久,清平侯肯定是心怀怨愤,他今日所为是想要借此机会谋害齐国公府的四公子,我马上将他带回去细细审问一番,必定给齐国公一个满意的交代。”说着,他一挥手,便有人上前将已经摊成一团烂泥的清平侯抓了起来。 清平侯浑身几乎被汗水打湿了,他颤抖着出声道:“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啊!”他一边喊,一边伸手向临安公主的方向“公主殿下,我一切都是按照你说的那样啊,你要救我,一定要救我啊!” 刑部尚书打了一个手势,立刻就有人上前,堵住了他的嘴巴。 李未央淡淡地一笑,事实上不管刑部尚书如何隐瞒,雍文太子怎么样遮掩,这事情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了,很快临安公主与清平侯勾结想要谋害郭敦的事情就会传得人尽皆知,纵然临安公主受到裴皇后的庇佑,可以暂时逃脱惩罚,这清平侯也是死路一条的。 齐国公府的人离开之后,雍文太子冷眼瞧着临安,低声地道:“跟我来。” 临安公主看了大厅里的人一眼,昂起下巴,跟在雍文太子身后,进了一旁的偏厅,刚一进门,雍文太子一个巴掌闪了过来,打歪了临安公主的半边脸, 临安公主不可置信地捂着脸道:“皇兄,你这是做什么?” 雍文太子面沉如水,冷声地道:“你是疯了不成?竟然会做出这等事情,我和母后是如何叮嘱你的?偏偏你就是不听话,你是要害死我们吗?” 临安公主眼中无比愤恨,捂着脸,毫无愧疚地道:“既然你们不肯为我复仇,我自然要亲自动手,今天不过是一盘小菜,我一定会让郭家付出代价。”她说到这里,转身便走。 雍文太子在她身后,不敢置信地大声叫道:“临安!你站住,我话还没有说完!” 临安公主头也不回,裙摆云一般的拂过门槛,转身消失了踪影。 雍文太子气地一把抓住了门框,那木质的门框,喀拉喀拉的作响,突然“砰”的一声少了半截,他怒声道:“这没有出息的东西,把母后的脸都丢尽了!”他一边说,一边看着临安公主消失的方向,随后低声地呵斥道:“你们去帮我盯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再犯什么错。” 他身后自然会有人应声,雍文太子想了想,目光变得更加的阴冷,既然要出手就应该一击命中,像临安这样一朝打蛇不成,反倒被蛇缠住……此次虽然明面上临安没有受到什么严厉的惩戒,但是齐国公上了奏折,临安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想到这里,雍文太子转身预备回太子府,招集幕僚好好的商议一番,如何才在父皇的面前替临安公主脱罪。 李未央从清平侯府走出来,元烈目光冷沉,微微一笑道:“临安公主这出戏好像还没有落幕啊。” 李未央回头望他一眼,目光之中似乎有一丝寒芒闪过:“哦?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元烈微笑:“你今日未尽其力,似乎还有别的主意。” 李未央笑道:“谁说的,我今天已经尽了力,奈何对方背后有裴后撑腰,不能奈他何罢了。” 元烈太了解李未央,她何曾有不能奈何的人呢?明明是没有尽力……他只是微微一笑,面容俊美得仿佛阳光都要被他比下去,口中道:“刚才你明明可以为临安公主落罪,为何却眼睁睁看着雍文太子将罪过罚在了两个婢女身上,这不像你自己一贯的风格。” 李未央眼中光华流转,面上只是笑,笑容之中似乎带了一丝狡黠:“郭家是臣子,而临安公主毕竟是皇女,若是臣子诬陷皇室,冒犯了皇室的尊严,那自然是大不敬的罪过,要满门抄斩,可是天底下从未听闻皇家冤枉了臣子要当面请罪的,雍文太子做出这样的举动已经是给了齐国公府面子。君就是君,臣就是臣,臣不能越殿一步,而皇室却可以肆意妄为,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纵然今天这件事闹大了,临安公主也不过就是罚点年俸,损失点名誉,其他的什么也不有,既然如此,我何必白费力气,省点口水就是。” 元烈听到这里,就是一笑:“那么,你接下来会如何对付她呢?” 李未央的目光掠过清平侯府的宅门,看向不远处的高塔,她口中淡淡地道:“对面那一座可是灵塔吗?” 元烈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座崭新宏伟的塔,这座塔高二百九十四尺,三百尺见方,共分六层,下面两层模仿四时,中间两层模仿十二个时辰,最上面两层是圆盖,整个塔的四周有九条龙,塔尖是用金子打造的凤凰,凤凰有一丈高,外表是黄金图饰,这是所有越西塔中最宏伟的,名为灵塔。这一座塔建于越西开国皇帝元年,经过历代皇室的维修,如今这座塔已经是第212章,却听闻都被那裴皇后压了下来,犹如石沉大海,根本不曾到皇帝的手上。不过,大家心里也明白,纵然这奏章到了皇帝的御案之上,临安公主也不过就是落个申斥,不会受到多大的罪责。郭家三兄弟在愤懑之余,不禁摩拳擦掌,想要寻个机会找临安公主的麻烦。李未央看在眼中,却像没有看见一般,静静的等待着从元烈那里传来的消息。 又过了两天,元烈那边的消息终于传来了。李未央打开了密信,看完之后微微一笑。 赵月道:“小姐,你好久不曾这样笑了,有什么事吗?” 李未央微笑道:“东风就要来了。” 赵月听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句,显然很是不理解。只是她看到李未央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便不再多问了。 这时听到李未央道:“你去向母亲说,我今日要出城,去探望永宁公主。” 出城探望永宁公主?这个时候?赵月不禁奇怪,如今齐国公府和临安公主势同水火,双方虎视眈眈,都是蓄势待发。若是李未央这时候出去,一定会十分的危险。赵月不禁劝说道:“小姐,这事情夫人怕是不会答应。”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有你在我身边,母亲一定会答应的。”郭夫人知道赵月武功高强,又见李未央一直闷在家里不曾出门,担心她闷坏了。再加上这几日来临安公主都表现得十分收敛,甚至闭门不出。好像被裴皇后叫进宫里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在特意安排了郭澄随行,以及郭家三十名护卫保护后,齐国公夫人便放了李未央去。 李未央上马车之前,郭澄却还是有点不安,他低声地道:“你真的要选择这个时候出去?怕是有些不妥吧。”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三哥不想为四哥报仇吗?” 郭澄闻言一愣,随即道:“嘉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只是微笑道:“待会儿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不必多言。”说着,便率先上了马车。 郭澄看她神情举动十分奇怪,不免心头纳闷。只不过,他知道李未央不想说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勉强她的。想到这里,他便上了马,吩咐整个车队前行。 永宁公主自从元毓死后便搬到了郊外的佛堂清修。李未央照着自己所说的,去郊外看望了永宁公主,一直在佛堂待到傍晚时分才回城,赶在最后一丝阳光落山之前进了城。进城后,她便向郭澄道:“三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还有其他的邀约,你带着这三十名护卫先行回府。” 郭澄闻言一愣,道:“嘉儿,现在这时候还是让我一起陪伴你吧,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没办法向母亲交代。” 李未央望了他一眼,道:“三哥,我已经说了,若是你想为四哥报仇,就要听我的吩咐。” 郭澄面上露出一丝疑难,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护卫,又望了一眼李未央镇定的表情,随后定了定神道:“你真有法子?” 李未央点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放心吧,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的。”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此事十分蹊跷,你一个弱女子又能有什么办法报仇呢?郭澄闻言,知道怎么说李未央都不肯透露,他也是个聪明的人,便不再多言,挥了挥手,吩咐身后的护卫道:“你们跟我先行回府。”说着,他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便转身离去。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吩咐掉转马车,向与郭澄相反的方向而去。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家家都闭了门户,街上变得静悄悄的,仿佛所有的人都已经回去了。他们走的这条路较为偏僻,与最热闹的夜市的方向截然相反,简直是越走越安静,赵月不禁心中毛毛的,她看了一眼李未央,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走这一条路,她低声地道:“小姐,这可不是回郭府的路啊,您这是……” 李未央望她一眼,语气恬淡道:“我与人约在了临江酒楼,你不必多言,我心里有数。” 心里有数?偏要选择这样的路走,这里人烟稀少,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要如何交代。赵月不禁心生警惕,手也按在了长剑之上。 临安公主一直在不远处默默地注视着李未央,从李未央一早出了郭府的门,便已经有人向临安公主汇报。她立刻便带了自己身边最后的二十名一流的暗卫和五十名公主府的护卫追踪而至。这二十名暗卫武功都是一流的,他们悄悄地跟在郭家马车的身后,竟无一人察觉。其余的五十个人,全都埋伏在城内。护卫首领低声问临安公主:“公主殿下,现在是动手的最好机会,那郭家三公子已经带着护卫回去了,不过……这郭嘉似乎要悄悄的去见什么人。” 临安公主冷笑道:“她能见什么人,不过是跟旭王元烈幽会罢了。”说到这里,她的面上罩了一层寒光,在阴暗的光线之下显得愈发狰狞而疯狂。 护卫首领看了她一眼,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公主殿下似乎越来越不正常。那一日从清平侯府回来,她将府上贵重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随后,又杖杀了四名婢女,这才勉强消了气。谁知裴皇后又将临安公主召进宫去,狠狠的斥责了一顿,临安公主仿佛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等她出来后,那双眼睛亮得惊人,身形却越发的瘦削,几乎能见到高高的颧骨,实在是可怖之极。 护卫首领不敢再去瞧临安公主。事实上,他曾经试图向雍文太子禀报此事,可偏偏临安公主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动机,一天十二个时辰派人跟着他,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向太子殿下密报。如今,又设下埋伏击杀那郭嘉,若是成功倒也罢了,若是失败……护卫首领不敢再想下去。 如今临安公主见李未央落了单,面上露出一丝疯狂的狞笑:“李未央,我终于找到机会了,今晚便是你的丧命之时,我要让你为我的蒋南付出代价。” 这时候,李未央的马车已经驶入了一条巷口。临安公主冷笑了一声,挥手道:“进攻。” 刹那间风云变幻,二十名暗卫袭向李未央的马车,这些人转眼就到。赵月早已闻得风声,她抽出长剑,身形即纵,寒光一闪,转眼间便与暗卫们战在了一起。这些暗卫都是一流的高手,赵月虽武功高强,也被他们缠得不可脱身。李未央却看也不看一眼,低头吩咐马车快走,那车夫似乎早有准备,一抽马鞭,飞快地驾着马车向巷口奔去。那二十名暗卫便立刻抽调了一部分人手,追踪马车而去。公主府其他五十名护卫,都向巷口涌了过去。无奈巷子太过窄小,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过,赵月挡在所有人面前,使得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过去。 临安公主不禁恼怒道:“绕路!”随即立刻抽调了三十个护卫,跟着她一起策马向另一个巷口奔去,只要穿过这个巷口,抢先一步拦在李未央的面前,便可以将她击杀。 就在此时,临安公主却不知道原先赵月与那二十名暗卫缠斗的地方,不知何时,巷口上方冒出了十余名黑衣人,而且身手并不亚于任何一名暗卫,他们跳了下来,开始展开围攻。在暗夜中,这一群人脸上都带着森冷的面具,他们仿佛已经掌握了这场战斗的节奏,疾若雷霆,迅如闪电,一路风驰电掣的冲进了暗卫的包围圈。他们手上的弓箭和长剑都涂着剧毒,在阴沉的天色下,几乎隐不可见,仿佛一群冷漠的死神,突然锐不可当的降落在临安公主的暗卫面前,竟然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将临安公主的二十名暗卫全部杀死。赵月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突然出现,她立刻想到李未央刚才对她的吩咐,不要恋战,且退且走。 可是,她为了保护李未央,根本无法离开,只能死战到底。就在她抱着必死无疑的念头的时候,却从巷子的上方,突然出现了这一群黑衣蒙面人,他们沉默的出现,却仿佛数柄出鞘的利刃,锐利迫人,在眨眼之间,就消灭了所有的敌人。 那临安公主府上残忍无情、武功绝顶的二十名暗卫尽数被诛。那些黑衣人晦暗的刀锋之上,还在不断的滴着血。赵月望着对方,在那冰冷的目光之中不由打了个冷战,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却听到那为首的黑衣人冷声地道:“旭王殿下有令,这里有我们善后,你可以去保护小姐了。” 赵月一惊,这才发现那黑衣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做了一个手势,竟将地上二十名被杀死的暗卫悉数扶起,眨眼之间,就已经全都不见了。 赵月环顾四周,除了巷子里乌黑的血迹,其余她根本找不到丝毫缠斗过的痕迹。而那群黑衣人仿佛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她不敢置信,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从前,她一直以为越西的暗卫是天下第212章节里面一些暗线和觉得疑惑的地方,都会在下一个章节里面写,所以不必着急,还有,觉得本文死法恐怖的小盆友,记得以后只看过程不要看结尾,往往xx之死的结尾部分,都是让善良的孩子们不能接受的,要注意哟。

上一篇   211 功亏一篑

下一篇   213 风波乍起